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涉两大案 陕西前书记被处理有迹象

位于陕西秦岭北麓的高档别墅区,因涉及官员腐败及违建,被习近平多次点名要求整改,但到今未见大的改善。(视频截图)

位于陕西秦岭北麓的高档别墅区,因涉及官员腐败及违建,被习近平多次点名要求整改。(视频截图)

人气: 120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12日讯】最近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的中共最高法院千亿矿权卷宗失踪案,不仅让中共副国级高官、最高院院长周强成为众矢之的,其仕途堪忧,而且还有两个省部级高官的日子也不好过。他们是陕西省前后两任陕西省省长、省委书记袁纯清赵正永,其中后者还被曝光涉及另一大案。

“陕北千亿矿权案”说的是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法人赵发琦2006年到2018年间,就千亿矿权归属问题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产生的纠纷案。2006年案件陕西高院一审凯奇莱公司胜诉,2009年最高院裁定发回重审,2011年陕西高院重新裁定凯奇莱败诉,同年凯奇莱上诉至最高院。2016年最高院丢失二审全部卷宗,2017年最高院二审凯奇莱胜诉,但一直没有执行。

2016年11月,赵发琦实名举报袁纯清赵正永通过发密函影响最高院和陕西省高院办案,干预司法。而最高院丢失的相关案宗中就有周强、周永康的批示,这说明赵发琦举报并非空穴来风。

其举报的赵正永仕途起于安徽,2001年6月调到陕西任政法委书记,直至2005年8月,其后任副书记、副省长,2011年1月任省长,一年后升任一把手,直至2016年3月转任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同年即赴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任委员。

赵正永为何要涉入“陕北千亿矿权案”,笔者的合理推测是其与利益相关方,即与凯奇莱争夺矿产的陕西出去的港商刘娟背后的靠山有关。1990年刘娟毕业后,马上进入省政府当打字员,两年后下海,赴港“打拼”,随后携资金回到陕西,成立多家公司,进行多方投资。大陆媒体曾报道,“去香港前后,刘娟在西安开过游戏厅。”一位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与刘娟打过交道的人士透露,“游戏厅位于雁塔区小寨商业大厦地下一层,全部都是‘上分’押宝的那种机器。”这个知情者说,“在当时能开这样的游戏厅,需要在公安系统有过硬的关系。”

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刘娟能去香港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的,其背后必然有着过硬的靠山,其靠上了公安系统中的某个人物,或许就可以解释她的发达之路,即刘娟如很多人一样,是陕西某个高官的“白手套”,而这个高官通过行贿或者变相行贿买通了陕西的几任其他高官。在利益均沾下,袁纯清和赵正永为刘娟背书,给最高院写密函也顺理成章。至于周永康介入也或许与陕西公安厅的某个高官有关。

如果说在“陕北千亿矿权案”上,在中共官场利益交换下,赵正永的涉入未必能让中南海高层“痛下杀手”的话,那么其所涉及的另一个大案“秦岭别墅违建案”,或许昭示著其仕途不保。

今年1月9日,中共央视在播出的《秦岭违建整治始末》一片中提到,2014年5月,习近平批示要求陕西省关注秦岭违建别墅。时任陕西省委书记的赵正永并未在省委常委会上对此批示进行传达学习,也未进行专题研究,只是简单地批示省委督察室会同中共西安市委尽快查清、向中共中央报送材料。时任省长的娄勤俭也只是进行了圈阅。

同年7月,西安市调查组上报称违建别墅已彻底查清,共计202栋。随后,中共西安市委将202栋的数据向中共陕西省委汇报,省委未做核实便于8月直接向中央上报。10月,习近平再次做出批示,赵正永在省委常委会上仅提了原则性要求,要求西安市认真落实。然而,不仅202栋别墅整而未治,之后秦岭北麓仍然不断出现违规新建别墅达600余栋之多。

2018年7月底开始,中共中央派中纪委副书记徐令义带专项整治工作组到陕西督导,共拆除整治1194栋违建别墅。之后,西安市多名官员或落马或被处分。当时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博账号侠客岛的评论称:“在秦岭违章别墅拆除问题上,现任省委书记、时任省领导、几任西安书记市长,甚至县长都出镜做了检讨。但有一个人没有出镜,就是那位‘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这估计指的就是赵正永。

既然中共官媒已经将矛头指向了赵正永,说明他被处分或者被拿下的迹象已经很明显。北京大概在等待时机公布吧。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1-12 12: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